首页 > 艺术新闻 >展览资讯> 正文

自闭现实的艺术反思:章燕紫新作亮相香港

时间:2019-3-27 11:47:16  信息来源:艺术中国

  “自闭是逃避,也是选择,关上门往里走,能让理性的潜能充分发挥,去感应那看不见的介质。”——章燕紫

展览现场

  2019年3月25日,章燕紫个展“自闭”将在香港H Queen’s的方由美术空间开幕,本次展览由方由美术主办,展出艺术家最近的水墨、装置创作三十余件。这一展览是章燕紫继2016年在香港医学博物馆《本》个展后再一次在香港举办个人展览。近年来,章燕紫一直在思考艺术与生命的关系,探索艺术的社会作用,艺术语言的边界。在创作中,从自我生命经验出发延伸至对文化、社会状态的思考,并以水墨的形式予以呈现。其最近的作品聚焦“自闭”这一残酷话题,却也在艺术上营造一种与众不同的美感。

展览现场

  章燕紫所指的“自闭”,是作为普遍存在于当下的一种社会文化现实描述,一种“避世”的状态。虽然随技术、思想的发展,当代社会越来越呈现交流便捷、价值多元的状态,但人作为一种社会存在,却不自觉地陷入封闭的情境并乐享其中。御宅文化、沉溺虚拟、社交降级等成为当下的奇异景观。章燕紫近期的系列作品,将生活中经常见到的防盗网、铁丝网拉入艺术视野,作为象征残酷文化现实的艺术表征符号。这些“网”将我们困囿其中,一开始我们条件反射地反感、抗拒,然而有时候我们却慢慢习以为常,不知不觉享受起这种“保护”,甚至自己亲手编织一个炫彩的网并迷失于“作茧自缚”。

展览现场

  此次展出的作品就是章燕紫对这种社会心理的追问,也是对自己内心的一种追问。此外,章燕紫还以装置形式呈现另一组作品“竹林”,与“铁丝网”共同构成一个完整的“自闭”叙事结构。在这一组作品中,艺术家在铜片、竹简上抄写了中国老庄思想名篇《逍遥游》、《齐物论》,用希腊文书法抄写西方思想经典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和毕达哥拉斯的《金色史诗》的引句,在古瓦上用泼墨泼彩捕捉云和瓦的对话和印记的《云上的日子》。

展览现场

  “铁丝网”和“竹林”两件作品将分处两个不同空间,希望观众能寻觅到自己心灵的答案,同时,也能看到章燕紫在“自闭”中完成了“自愈”。对于此次展览,方由美术联合创办人兼总监梁徐锦熹博士谈到,章燕紫作品中铁丝网的钩爪锯牙、荆棘和铜片的锋利直言不讳地展现出人性的脆弱和潜在的心理伤害,她的艺术尖锐敏感、充满象征意义和优雅,也是东西方哲学思想之间的完美桥梁。

展览现场

  展览期间,3月30日(周六)上午10点到11点,方由美术将举行艺术讲座,邀请香港关顾自闭联盟主席范德颖医生和香港中文大学助理教授梁学彬教授,与艺术家章燕紫进行一次围绕医学与艺术的精彩交流,届时香港医学博物馆策展人董嘉欣女士将担任主持人。

展览现场

  本次展览将持续至4月20号。


残酷而梦幻的“自闭”

  文/张文志博士

  从自我生命经验出发延伸至对文化、社会状态的思考,并以水墨的形式予以呈现,这是艺术家章燕紫持续已久的创作逻辑。其最近的作品聚焦“自闭”这一残酷话题,却也在艺术上营造一种与众不同的美感。

《齐物论》100X200cm 2019创作 

  “自闭”是一个医学概念,是一种先天的发育障碍性疾病,用以描绘个人在社会成长中的认知、沟通、交流等障碍,同时也可作为普遍存在于当下的一种社会文化现实描述:虽然随技术、思想的发展,当代社会越来越呈现交流便捷、价值多元的状态,但人作为一种社会存在,却不自觉地陷入“自闭”情境并乐享其中。御宅文化、沉溺虚拟、社交降级等成为当下的奇异景观。

  章燕紫近期的系列作品,将生活中经常见到的防盗网、铁丝网拉入艺术视野。作为一种艺术表征符号,铁丝网象征着一种残酷的社会文化现实,这种残酷就像画面中铁荆棘的尖锐和锋利,只要我们穿行其中,必将刺破我们的身体。这些随处可见的网架起了一道道墙,将我们困囿其中,一开始我们面对钩爪锯牙、锋芒逼人的铁丝网,会条件反射地反感、抗拒,然而,我们有没有慢慢习以为常,不知不觉享受起这种“保护”?我们有没有被这一道道被外界披上五彩缤纷外衣的有形或无形的铁丝网所迷惑?有没有自己亲手编织一个炫彩的网并迷失其中?我想这不仅是艺术家对社会现状的追问,也是对自己内心的一种追问。 

《云上的日子》尺寸不等 材料:瓦.水墨.金箔

  当章燕紫将此作为她自闭状态的隐喻时,铁丝网开始出现残酷和梦幻的叠影,如同展览同名作品《自闭》,铁窗缠绕着朱砂山水的纱布,自闭之网有了超现实奇幻的另一面。同时,章燕紫作品中的铁丝网形象保留水墨韵味的同时以某种秩序延伸生长着,构成一种有冷抽象意味的绘画形式。艺术家常用的“药丸”图像也在作品中出现,预示着某种慰藉和治愈。对于艺术家个人来说,“自闭”并不是一个贬义语汇,而是一种类似自省的自我回望,她经常停下创作前行的步伐,寻得一种“自闭”状态,以此探索内心,触摸本质。章燕紫认为,自闭是逃避,也是选择,关上门往里走,能让理性的潜能充分发挥,去感应那看不见的介质。“强大地”“严格地”“忧愁地”“如歌地”“诙谐地”……这一系列作品正是章燕紫寻得艺术自闭自省的状态描述。

《自闭》30X40cm 材料:纱布.水墨.铁窗 2019

  如同铁丝网画面底色上的彩虹糖和彩色药丸,章燕紫的另一组作品与“铁丝网”共同构成一个完整的“自闭”叙事结构。这一姊妹篇作品以“竹林”装置的形式呈现。其中有专门收集来的古瓦,用泼墨泼彩捕捉云和瓦的对话和印记的《云上的日子》。还有中国老庄思想名篇《逍遥游》、《齐物论》以及西方思想经典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毕达哥拉斯的《金色史诗》等。在艺术家看来,这些都是抚慰焦虑和不安的有效途径。艺术家在竹简上用希腊文书法书写西方经典,也是对文化自闭形态破解的一种尝试。圆周率是最不自闭的一个经典符号,象征着一种无限生长、无比开放的存在结构,在这次展览中,章燕紫也将这一数学符号镂空雕刻于铜片之上,作为对“自闭”的反观和思考。

《神秘地》局部68X68,纸本水墨 2019

  “铁丝网”和“竹林”分处两个空间,构成艺术家对于“自闭”的文化认知,也能看到她在“自闭”中完成了“自愈”。为了营造独特的展览情境,艺术家还请自己的女儿沈采专门制作了一个“在万籁俱寂时才能听到的音乐”,将在展览空间循环播放,希望观众在此也能寻觅到自己心灵的答案。

《强大地 》250X123cm纸本水墨 2019

《崇拜地》96X98cm纸本水墨 2019

《决断地 》97X97cm 纸本水墨 2019

展览现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