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集藏信息> 正文

郎世宁的《海天旭日图》画的是什么?与“苏州片”有何关系?

时间:2019-1-2 15:23:40  信息来源:名流说

  《海天旭日图》这幅少见的郎世宁山水画究竟在画什么?我们应该如何来理解它?通过中西方绘画的比照与文献的记录,我们看到了一个在中国绘画艺术史上扮演着重要转化角色的郎世宁。

  清 郎世宁 海天旭日图 绢本设色

  纵九三·七厘米 横一八二·二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故宫博物院藏郎世宁《海天旭日图》为其现存非常少数的山水画作品,画面描绘一望无垠的大海上霞光万照,右下角于云雾间浮现一小岛。画中水波的画法采取马远以来中国水图的传统,以重复的线条结构波纹,然郎世宁的波纹不但更为绵密,且在浪波下沉的部分加上阴影,使得水波呈现一种厚度。

  清 郎世宁 海天旭日图(局部) 绢本设色

  纵九三·七厘米 横一八二·二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令人觉得兴味的是,此幅作品虽然是描写海上的旭日,但是画面中的旭日却仅仅以一小红点出现在画幅左边的天空,画幅的重点反而是中间描绘海面上层层堆栈、蒸腾向上的云层与顶端云朵的互动。尤其画面上以阴影对比强调出光芒之不可直视,甚至制造出一种似乎有什么神迹要揭示的戏剧性。

  此画纵九十三点七厘米,横一百八十二点二厘米,绢本设色,为少见的横向构图,推测为贴落揭下来裱成立轴。画上仅有「臣郎世宁恭画」题识与两方郎世宁的印章,未见《石渠宝笈》著录,宫中活计档等相关档案也无明确的直接记载。究竟此画为郎世宁什么时期的作品?何以定名为「海天旭日图」? 这幅画究竟在画什么?应该如何来理解它?

  宋?赵伯驹(传) 海天旭日图卷(局部)

  此画虽然没有题签也不见著录,但一般相信是有根据的清宫旧题。的确,翻阅《活计档》可以看到乾隆元年(一七三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裱作」就记载太监毛团交来「雪艳图绢画一张,海天旭日图绢画一张,时和景丽图绢画一张,瑞色凝春图绢画一张」共四张绢画,并「传旨托裱一层」。

  宋 赵伯驹(传) 海天旭日图卷(局部)

  大都会博物馆藏

  我们不知道这则档案中「海天旭日图绢画」的作者是谁,有可能是目前所看到的这幅郎世宁《海天旭日图》吗?虽然无法确定其间的关系,但是「海天旭日」显然是清宫颇受欢迎的题材,且很可能与清宫所理解的宋代赵伯驹、赵伯骕传统密不可分。那么,赵伯驹的《海天旭日图》究竟是一幅什么样的作品?赵伯驹到底有没有画过《海天旭日图》呢?

  宋 赵伯驹(传) 海天旭日图卷(局部)

  大都会博物馆藏

  大都会博物馆藏有一幅传为赵伯驹的《海天旭日图》,只见水波粼粼的大海中浮现白云缭绕着由青绿山体构成的岛屿群,一派海上仙山之状,细看环山围绕的岛屿上还有琼楼玉宇、庄园良亩隐身其中,卷末不但有「臣赵伯驹奉旨摹李昭道笔」的伪款,还有柯九思抄写晋朝木华所写《海赋》的伪跋。由其近乎平涂的青绿设色、极富装饰性的卷曲云朵、文徵明式的纤细树体来看,此图为典型的晚明以降承袭吴派风格的苏州片商业工坊的伪作。与此幅构图类似的还有数幅同名作品。这类作品几乎都是明清流行的所谓「苏州片」的商业工坊所生产的托古青绿山水伪作。

  宋 赵伯驹(传) 海天旭日图卷(局部)

  大都会博物馆藏

  这些作品不管是挂名李昭道或是署名赵伯驹,纵然风格也有些许不同,但都是充满平面装饰感的典型苏州片重青绿风格,且构图布局也都相当一致。值得注意的是,同样的构图,不仅仅出现在这群以「海天旭日」为题的苏州片类型的伪作中,也同时出现在构图几乎一样但却取名为「海天落照」的明清商业性仿作中。

  例如,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传为明仇英的《仿小李将军海天霞照图》,此幅旧名虽为「海天霞照」,且拖尾文徵明伪跋中也称其为「海天霞照」,但前面引首却有清楚的「海天落照」四大字,其中篆字「」应为「落」的异体字,不知道是否源于伪跋者的误读,造成此作成为几乎绝无仅有的《海天「霞」照图》。从引首及构图来看,此作无疑应是明清苏州片流行的《海天落照图》类型绘画中的一员。换句话说,郎世宁的《海天旭日图》显然是选择了一个苏州片热门商品的流行画题。

  原文来源:《紫禁城》2018年11月刊《从仙山、瑞应到天堂:谈郎世宁对苏州片题材的转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