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把壶看古人的生活美学

时间:2018-11-19 10:53:18文章作者:林明杰 艺术林距离

 

  一把日常使用的壶,可以映照出中国古人在生活中的审美追求。

  为庆贺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举办,《天工开物——非物质文化遗产精品展·海派紫砂艺术特展暨许四海藏品及文创作品展》在虹桥进口商品展示交易中心亮相。

  从西晋青瓷、唐秘色瓷到宋代名窑瓷壶,从时大彬、陈曼生、邵大亨到陈鸣远、顾景舟的紫砂壶,演绎了大国匠心蕴育的壶中乾坤。

  从仰韶彩陶、商周青铜到秦汉陶器,皆有古人所制之壶。但这些壶与今人所用之壶已大相径庭。

  今之壶型,雏形或可从唐说起。据《陶录》载:“陶至唐而盛。”也就是说陶器在漫长的历史演变中,更趋于从实用性提升到精美化,从器具性推进到品质化,从而出现了“至唐而始有窑名”的工艺新标杆。

茶沫釉皮囊瓷壶

  在“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唤客尝”的长安酒肆,当“诗仙”李白以浪漫豪放的语调高吟:“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唤美酒。”他手中那把颇有西域风情的皮囊式茶沫壶,就是出自浙江绍兴东部的越窑。

  而法门寺地宫中的《唐秘色瓷壶》,更是代表着皇家用瓷的精湛和庙堂意识的尊贵,留下了一个帝国辉煌的背影。

  窑的冠名,形成了名窑的品牌机制及审美风格取向,构成了名窑的世族谱系及历代传承,在中国陶瓷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酒香弥漫里乐声悠扬,烛光摇曳中舞姿翩翩,高官名士间红粉相伴,在豪华的夜宴桌上,除了精美的食品外,两把造型优美、工艺精致的青釉执壶赫然放在桌首,那莹然的釉色,是这一奢华空间的醒目点缀。这是南唐画家顾闳中的传世名作《韩熙载夜宴图》所展示的生活场景。

南唐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

  在《天工开物》展上,我们有幸与这把相隔千年的《唐越窑青釉执壶》邂逅,鼓腹收腰,流口高翘,壶把婀娜,显得丰满雍容而神采飞扬。其釉面纯如琉璃,净如碧玉,包浆温润,至今似乎氤氲出流金岁月的光泽。

唐越窑青釉瓜棱带盖瓷执壶

  从繁华至鼎盛,宋代的瓷器已是璀璨锦绣,如《北宋青白釉人形坐莲吹笙瓷壶》,则是瓷都景德镇湖田窑的经典之作。

  构想之精妙,造型之生动,工艺之考究,釉质之碧澄,洋溢出对生活的热爱指数和幽默的情趣。

北宋青白釉人形坐莲吹笙瓷壶

  难怪那个英国史学家汤因比曾虔诚地说:“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生活在中国的宋朝。”

  宋朝的生活方式与品质层面,可谓精益求精。南宋诗人陆游在得到宋五大名窑之首定窑白釉瓷温婉执壶后,在《老学庵笔记》中激动地记写下一笔。

北宋定窑的釉瓷温碗执壶

  不过如此精美优雅的定窑,还曾不入北宋皇帝法眼,“故都时定器不入禁中,惟用汝器”。

  时间,依然定格在宋代北宋。晨曦初露,松风清拂之时,被贬谪居于宜兴丁蜀的苏东坡常提着一把紫砂壶,取阳羡雪芽,汲泉溪之水和三二知己品茗雅聚。

  于是茶汤洇润间诞生了千古不朽的名句,“松风竹炉,提壶相呼。”无论命运将他扔向何方,不管生活将他抛到哪里,东坡总是提壶相行。

  由他创意并用其名字命名的“东坡提梁壶”,不仅是他人生的伴侣,亦是他精神的知己。当他的红颜佳人朝云用纤手为他斟上一杯香茶时,便是人间好时节了。

东坡提梁壶

  珠圆玉润、光华潜蕴的紫砂壶发轫于北宋,欧阳修有诗云:“喜共紫瓯饮且酌。”那蔡襄的感觉更细腻、更精致:“逸毫紫瓯新,蟹眼清泉煮。”那时的紫砂壶大都是实用的大壶,适宜当时煮茶方式。

  到了明代正德年间,书生吴颐山在宜兴金沙古寺中读书,其相随的书僮供春闲时就随寺中会做紫砂壶的老僧拉坯,他见大殿旁几棵古银杏虬枝苍劲,节瘿斑剥,从中迁想妙得,制了一把奇谲的树瘿壶,世称供春壶。

  从此正式标志着紫砂壶制由大壶转向小壶,推动了新的泡茶方式,而且茶壶这个实用之物开始重视“艺术设计”。

  渔樵耕读是中国古代文人推崇的隐居生活方式。清康雍年间的紫砂名匠陈鸣远塑造的这把“金蟾三友束柴壶”,寄托了文人理想的生活梦想,洋溢着田园诗意的芬芳。

陈鸣远的“金蟾束柴三友壶”

  嘉庆十六年(1811年),西泠八家之一的陈曼生任山明水秀的溧阳县令,政声良好,口碑甚佳。工余常赴相邻的宜兴丁蜀,研制壶式,由宜兴紫砂世家杨彭年、杨宝年、杨凤年兄妹制出,世称“陈杨合璧曼生壶”。

曼生壶

  最著名的即是“曼生十八式”,正式开启了中国紫砂史上的文人壶时代及第二次紫砂壶艺高峰。

  工匠精神与文人精神的契合,也派生出了美丽的传说:才貌双全、心灵手巧的杨家小妹凤年对才华横溢、为人儒雅的曼生产生了缠绵之情,他们荆溪月下漫步切磋壶样,在蜀山脚下探寻紫砂泥色,但终因诸多原因,有情人未成眷属。曼生亦伤感无限,有一日在县衙议事厅西侧发现一棵“连理桑”,即两株长在一起的桑树,更是触景生情,自然界有情者亦可连理,而人世间却难相聚,终将其斋名改为:“桑连理馆”。

  《天工开物》展中的镇馆之宝为《大亨掇只壶》,有“中国壶王之尊”。

邵大亨《大亨掇只壶》 清代

  陈曼生后的制壶大师首推邵大亨,据说当代制壶泰斗顾景舟最后一次的上海之行,就是为了再看一眼这把大亨壶,这是大师向大师的致敬?还是告别?不必去解读,这是心有灵犀,更是一代大匠的境界。

  大亨壶如大亨之名,器形雄健而大气磅礴。他不流时俗,生性孤傲,藐视权贵,是人品、壶品并重的紫砂巨擘。

  此壶工艺堪称至简至精。它看上去很简单,没有任何复杂的设计。但细看,每一根曲线流转,每一处起伏转折,都极其考究。更为重要的是,其蕴含的雄浑圆润、大朴不雕之气息,正是古人崇尚的品德修养境界。

  一把斟酒沏茶的壶,蕴含了审美意境、哲学思考、品德修养、生活梦想等诸多人文元素,诚可谓中国古人匠心之独运也。

顾景舟双线竹鼓套壶.

作者:王琪森

本文发表于新民晚报

知识链接



紫砂壶器形

  紫砂壶器型分为三大类。素器、花器、筋囊器。

素器

  即是壶身不加任何装饰,注重壶壁立面线条和平面形态的对应变化,颇见功力。

花器

  又称“象生器”,主要以雕塑、镂刻、堆捏等工艺,表现树木、花朵、瓜果、人物、动物等,如束柴、松桩、荷花、梅花、玉兰花、南瓜、西瓜、寿星、青蛙、龙、马、羊、牛等。

  要求造型生动、形神兼备。

筋囊器

  又称“线货”,是将壶体作有规则的条线纹理装饰,以求线条流畅明快,韵律生动。

  如菊花瓣状、瓜的筋条线、水波线形等,要求整体严谨,丝丝入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