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画收藏的兴起与发展

时间:2018-12-24 文章来源:东方连话 梁东方


  这些年以来,连环画的收藏之事越来越兴盛;除了人们的兴趣爱好的空间持续增长、不少人的收入在温饱之后尚有余力等因素以外,通货膨胀导致的投资热更是将所谓盛世收藏的社会倾向推向了又一个高潮。报刊杂志和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的各大媒体都不断地有关于连环画收藏的新闻报道,百姓之中关于连环画收藏可以赚大钱的传闻也有愈演愈烈之势。随着当年由连环画伴随着长大的一代人步入相对有剩余财力和剩余时间的中年,他们怀旧的情绪在连环画这个几乎是童年唯一的文化记忆之物上找到了抒发点,买卖、收藏、研究甚至是著书立说,就成了一种似乎并非只能兴旺一时的民间文化景观。

  中国传统的连环画有很多优点,它们多是从文学名著或者与时俱进的反映时代风貌的文学作品之中改变而来,现实主义的历史厚度和古典主义的审美趣味都有相对集中的体现;很多创作态度严肃的作者,为了创作一部连环画,深入生活,体验彼时彼地的人情世态、山水风物,精益求精,力图在所有的细节和每一件小道具上都再现历史和现实的原形,创作出了不少彪炳史册的佳作。

  像王叔晖的《西厢记》、《墨子救宋》、《孔雀东南飞》,刘继卣的《穷棒子扭转乾坤》、《东郭先生》、《鸡毛信》,贺友直的《山乡巨变》、《李双双》,戴敦邦的《红楼梦》《水浒人物志》、华三川的《交通站的故事》、《白毛女》,顾炳鑫的《渡江侦察记》,汪观清的《红日》,关庆留的《智取华山》,许荣初、许勇、顾莲塘、王义胜的《白求恩在中国》,沈尧伊的《地球的红飘带》,等等等等。这些连环画人物造型个性鲜明,细节真实,没有模式化的痕迹,特别是其中的一些戏曲连环画,更是结合中国传统戏剧的造型和考古发现的成果,让戏曲故事、成语典故跃然纸上,很多都成了后来影视作品的造型基础,比如上海人美的《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人美的《岳飞传》、《满江红》、《杨门女将》,河北人美的《西游记》,等等。这些优秀作品在人们头脑之中留下的美好记忆,和它们不因为时间而稍有减弱的永恒魅力是连环画收藏兴起的一个本质性的重要原因。

  连环画确有所长,其经典性的作品的艺术功力丝毫不逊色于其它画种中的精品之作;连环画并不只是“小人书”,它更是一个雅俗共赏、老少咸宜,可以让人流连忘返的艺术宝库。

  适应这种在民间自发形成的连环画收藏的潮流,大约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之初到中期的那几年里,成都(《连友报》)和郑州(《连环画收藏》)的两份民办的关于连环画收藏的小报相继诞生了;它们从诞生伊始就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连环画收藏者真诚的欢迎。相对于官方的《连环画报》《连环画研究》等专业的连环画阵地对民间的这种连环画热潮的反映迟钝,这些民间的连环画小报的表现,可以称得上是积极而敏锐的了。小报上面关于收藏信息、收藏乐趣、收藏经历、收藏知识、收藏理论甚至收藏心理的一篇篇小文深深地吸引了广大的连环画爱好者。大家在这样的阵地上,不仅有找到了同志的温暖,更有一种扩大知识面的渴望和交流切磋的快乐。

  而与此同时,在旧书摊上原来只卖一毛钱两毛钱的旧连环画开始了一路上升的价格走势。开始的时候在连友——也就是连环画收藏之友或者说是连环画爱好之友的简称——之中还有那种花了很少的钱就买到了非常好的东西的传说,津津乐道的淘书之乐在广大连友之中还是一种普遍的行为和乐趣;但是小报的升温和正规媒体上相关的报道的增多,特别是一些文化界的名家的加盟——比如冯骥才发表在《今晚报》后来又被《读者文摘》(1995,6)转载了的那篇《小人书的兴衰》就在主流文化圈里有着十分广泛的影响——使得连环画收藏的“神话”愈演愈烈。从上海到东北,从天府之国到胶东半岛,中国大大小小的城市之中的旧货市场甚至是垃圾站里就仿佛在一夜之间都多了一门连环画的生意,成堆成堆地、以惊人的高价买卖连环画的事情不断地出现。一些从文革前就收藏连环画的老收藏家——他们之中很多人都在出版界和连环画绘画界——在这样的新潮之中自然就有了十分崇高的地位,早就被普通人所遗忘了的连环画家都一一被挖掘了出来,连他们自己都感到很是惊讶,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早年的时候的那些远去了的绘画与制作,在晚年的时候又一次或者说是才真正迎来了它们被承认的时刻。这在很多连交会(连环画交易大会)、连拍会(连环画拍卖大会)、连友见面会上,表现得最为直接:他们不仅被众星捧月式地围拢在中央的位置上,享受着不断地在自己早年的连环画上签名的明星乐趣,更被激动的连友追逐着拍照合影,在聚光灯的中心端坐着,舒畅地微笑不已。而且,连友们还会将他们说出来的只言片语一一记录在案,写成文章发表在期期都被争相阅读着的小报上。连环画的复苏和第二次青春,好象就要到来了!

  然而这样的复苏只是在收藏者之中的复苏,还不是真正和现实生活和广大青少年的阅读需求息息相关的东西;这样的复苏还只是沉浸在过去,还没有现实的将来的生命力,更与正常的阅读市场没有什么关系。这就是辽宁人美和上海人美重印连环画——前者在1997年推出了《革命斗争故事连环画精选》三辑、《中国古代神话》一盒四本;后者推出了《红岩》、《铁道游击队》、《白毛女》,等等——并没有获得预期之中真正的成功的主要原因。连环画收藏的热潮和连环画出版与阅读的兴盛之间还有着巨大的鸿沟。这只是一次钩沉与怀旧意义上的复苏,是一次市场意味的寻觅,是一种基于收藏人气的被看好。老连环画家们在享受了人生中一次公开被承认被追捧的明星待遇以后,很多人都在晚年的回忆里陆续凋零了。新的连环画迟迟没有出现,新的连环画出版依旧乏善可

  九十年代后期到本世纪之初的这段时间里,连环画收藏的“社会名气”越来越大,其中世纪末的1998、1999年对于连环画收藏之事更是两个十分重要的年份,有必要拿出来作为连环画收藏历史中的例证之年,单独说上几句:先说1998年。在这一年里,经济的洪水与现实的洪水共同对人们的社会生活构成了极大的冲击;在普遍的不大景气和“下降”“停滞”“买方市场”的情况下,连环画的出版和收藏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总的走势是稳中有升的。确切地说,是民间出版和民间收藏的持续增温;因为作为一种曾经辉煌而已经衰落的艺术形式,连环画的整个态势依然在复苏和起步阶段。真正有市场动因的,有全国各地的出版社参与的“出版”——如小说纪实经济分析之类的有规模的不间断的出版现象还没有出现。

  一般地说,任何一种收藏只要形成了市场就要受大的经济环境的影响;但是收藏市场又有其相对其他市场来说比较大的免疫力,其作为预期投资回报较高的一种,在微观的和时间跨度不大的维度内,更多地受着自身规律和小气候的影响。连环画市场尽管还远远没有达到邮市那般成熟,但随着入市者的增加和有关的拍卖活动、会议交流、探讨研究等活动的增加,广播电视报纸等媒体的更多地介入,其“新兴的投资市场”的味道也渐趋浓厚。如此,像所有别的收藏市场所走过的道路一样,连环画收藏市场也开始由那种因为发自内心的喜爱而自发的状态,走向了市场意义上的自觉。

  98年初,上海民间连环画收藏协会和一家文化公司联合主办的内部报纸《连环画之友》创刊,成为继郑州《连环画收藏》之后又一份有全国影响的连藏小报;其宗旨“报道连坛信息,追寻画家踪迹,赏析名家名作,交流收藏心得,扶植新人新作,提高创作水平”也是此前此后陆续成立的全国各地的连藏组织和连藏报纸的基本宗旨与目的。98年,河北,天津,重庆,吉林,北京,哈尔滨等地都成立了连藏组织,有的还搞了小报;中国版协连环画艺委会也成立了连环画收藏研究部,要引导连环画收藏热、利用连环画收藏热,将连环画收藏热视为复兴连环画事业的一个重要契机,以图由此达成促进连环画出版的再次繁荣的目的。

  然而,连环画比较确切的“繁荣”还是在民间。北京潘家园,天津沈阳道,上海文庙,石家庄棉一街心公园,济南英雄山,西安八仙宫,郑州古玩城,沈阳滑翔小区,长春义和路,苏州文庙,杭州收藏市场,太原工人文化宫,全国各地的周末市场都有连环画收藏的地盘,尽管它们具体的地址或有变化,有些地方也相继建立了有规模有管理的正规的收藏市场,但是基本的内容与状态并没有太大的改变,每个地方的市场都呈现出了一种共同的景观:买卖活跃,交易频繁。连友之间互通有无,交流信息,书信往来,互相观摩的活动亦呈增长趋势。沉寂多年的一些老连环画家被越来越多地挖掘出来,河北连藏协会的会刊《燕赵连藏》有系统地介绍了一些河北籍的老连环画家:张树德,刘汉宗,刘凌沧,钟志宏,辛鹤江,等等;《连环画之友》则在第3版开辟了《连环画家艺术档案》专栏,每期一人,一年之中介绍了二十位连环画家:赵宏本,顾炳鑫,贺友直,汪观清,徐正平,郑家声,夏书玉,凌涛,童介眉,王仲清,丁斌曾,徐有武,盛亮贤,叶雄,王宏力,孟庆江,李成勋,朱光玉,李铁生,王重义,等等。由连环画到连环画家,再由连环画家返观连环画,1998年民间连藏整体性地深入了一步。

  98年秋天,上海举办了第一届全国连环画精品拍卖会;成交额之外的另一大收获是拍卖本身的广被关注——媒体从此有了具体的话头,连环画收藏也从这个最容易为受众接受的渠道露了脸。从此,在书贩子和藏者之间就有了一个品相与价格的参照系,一切仿佛都不再盲目。这种感觉的形成,非一朝一夕之功;它来自频繁的“信息轰炸”,而任何信息都有事实的依托。1998年对连环画收藏的整个潮流来说,最为可贵的就是产生了大量的“事实”。其中,再制、重版的事实蔚为大观:上海出了《连环图画三国志》、《北行记》、《山乡巨变》、《红楼梦》,天津出了《平原枪声》,北京出了《白毛女》,东北的连友出资搞了《楚汉之战》。从某种意义上讲,复制品或者叫再版本的连环画是对当年的初版本的所谓“真品”的宣传:广大连友终于有了一睹珍品芳容的机会,解了听说过没见过的渴,花上一定的钱,就拥有了几乎不可能拥有的稀缺珍贵之物。从长远来看,复制品有利于日后真品的再升值。当然,那种因为模仿了真品的物以稀为贵而人为地抬高价格的复制品的命运是不会太长久的。后来在收藏市场上一再兴风作浪的高价复制品的端倪,实际上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初露峥嵘了。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