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28页 共39840

赵孟頫传世名画灵感何来?“思乡之画”鹊华秋色图的秘密!

时间:2019-2-11 文章来源:藏亦有道

  都说中国画是“诗”“书”“画”三者的合而为一,三者组成不可分的美学意境,开创了世界美学史上独一无二的文学与视觉艺术结合的先例。

  但如果真的要说“诗书画三绝”第一个在作品上集大成的人物,应该是赵孟頫。赵孟頫之后元明清的美学发展,绘画、文学、书法三者已经无法分割。

  赵孟頫字子昂,号松雪居士,吴兴(今浙江湖州)人。他是文人画的最主要的倡导者之一、元代杰出的画家和书法家。

  他以托古改制之名带动了中国绘画史上一场至关重要的革新,他的艺术成就全面而且卓越,元代绘画几乎每一个方面都投射着他的影子,而他显赫却又充满争议的一生更成为艺术史中一个从未平息的话题。

  赵孟頫出生时就遇到了宋元交替的乱世,他本是宋代的宗室,宋亡后隐居吴兴。

  赵孟頫的母亲丘氏是个很有眼界的女人,她预见到元朝建立后必然会网罗汉族的才学之士,于是鼓励儿子进取学问。在这闲居的十年间,赵孟頫寻访名师,结交文友,才艺俱进,成为了名闻江南的“吴兴八俊”之首。

  ▲雪岩和尚拄杖歌卷

  元朝建立初期,由于江南一带是南宋故地,一方面为了便于统治,一方面也是为了网罗汉族人才,元世祖派使者到江南搜访“遗逸”,以此笼络汉族知识分子,像赵孟頫这样又有才学又是前朝贵族后裔的人物自然成为他们眼中的首选。

  在几度拒绝使者的“邀请”之后,赵孟頫终于还是在前途与气节之间选择了前者,踏上北上入仕的旅途。在他入仕之后,尽管元世祖对他寄予了厚爱,但朝中蒙古贵族对他的猜疑和排挤,以及接踵而来的政治争斗,都使赵孟頫心中深蒙阴影。

  ▲秋深帖

  不过对他来说,最难以言说的痛苦还是“变节”带给他的道德压力,他怀着“昔为水上鸥,今如笼中鸟”的矛盾心情,“荣际五朝,官居一品”。

  也许由于南宋政权已被历史证明了必然灭亡的命运,也许他确实看出了南宋宫廷绘画萎靡柔媚的弊端,和钱选一样,赵孟頫在绘画上的种种努力都是为了反对“用笔纤细,赋色浓艳”的“近体”,用“古意”、“士气”与“简率”纠正着南宋院体的形式化与风格化。

  ▲幼舆丘壑图

  他早年的山水画《幼舆丘壑图》卷(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美术馆藏),是从北宋青绿山水上溯唐人之作,风格清丽,尚未形成自家面貌。大约到中年时,他的小青绿山水与水墨山水均开始形成了开一代新风的面貌。

  《鹊华秋色图》卷(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作于他四十二岁之际。

  据说,在一次浙江湖州的文人雅士的酒会上,赵孟頫和几位朋友一起饮酒作诗,这些人中有位名叫周密的朋友,他是文学家,与赵孟頫以兄弟相称。席间,大家谈笑风生,说起曾经游历的名山大川时,赵孟頫更是向好友盛赞济南山水之胜,谈及鹊山和华不注山,一个浑圆敦厚,一个尖耸入云,两座山峰形态迥异,穷尽山之俊美巍峨,使在座的人为之神往。可当时只有周密一人默默不语,赵孟頫很奇怪,后来问起才知晓了其中缘由。

  ▲鹊华秋色图

  原来周密的祖籍在山东,其先祖曾定居在华不注山下,六世祖时移居历山脚下,周家博艺习儒,以诗礼传家。尽管周密出生在江南,但终其一生都难忘自己是齐鲁后裔。

  “靖康之变”后,北宋灭亡,北方和中原一带的士大夫都避难江南。周密的曾祖父也被迫离开山东家乡,迁到吴兴避难,周密虽然没有回过山东故乡,但思乡之情与日俱增。

  晚上酒宴散后,周密回到家中,回想起好友赵孟頫对鹊山和华不注山的描绘和赞美,再联想到自己或许今生今世再也回不到出生的地方了,不禁暗自神伤起来。

  第二天清晨,周密直奔赵孟頫家,打算让赵孟頫再给自己说说家乡的景致和风土人情。

  言谈之中,赵孟頫被周密流露出的乡之情深深地感动了,于是便说:既然周兄思乡之情如此真切,我就凭记忆献丑作一幅山东鹊山和华不注山的画送给你。周密听后激动地说:若能如此,真是太感谢赵兄了。

  于是,赵孟頫摆上文房四宝,提笔挥毫,凭记忆和高超的绘画技巧描画起济南的山水来,一边画还一边给周密介绍济南的山水、民俗风情等。就这样,赵孟頫的传世之作、又被后人誉为“思乡之画”的《鹊华秋色图》诞生了。

  赵孟頫为什么对济南的山水如此熟悉呢?原来他曾任命为同知济南路总管府事,任职3年有余。他的官舍在济南东仓,这里与鹊、华两山相望。在《趵突泉》一诗中他写道:“云雾润蒸华不注,波涛声震大明湖。”由此,他能画出传世名画《鹊华秋色图》就在情理之中了。

  赵孟頫用来自董源和传为王维作品中的形象、笔墨和鲜明而活泼的色彩,组成了济南郊外鹊山和华不注山一带的秋日平原景色。在一片辽阔的泽地与河水之间,鹊华两山之间古木成林,水边的芦苇迎风飘动,往来的人们安居乐业。

  这幅画采取平远法构图,画中长汀层迭,舟楫往还,草屋茅舍,芦荻红树,一派秋色美景,大气古远。图中林木种类不止一种,颜色红绿相间,枯荣相杂;树木高低远近,起伏变化丰富,布置得聚散自然,多而不繁,疏朗有致,既有现实形象依据,又融合自身感受进行了再创造。

  赵孟頫在《鹊华秋色图》中抒发了一种对和平宁静牧歌式生活的向往以及超越时空的乡愁。画家并未放弃“应物象形”的描写性,但分明追求着似古而实新、似拙而实秀、似渺远而又真实自然的抒情特质,同时开始了诗、书、画更密切的结合。后人评价该画卷既有唐人之致而去其纤,又有宋人之雄而去其犷。

  《鹊华秋色图》虽说画的是北方景致,但画面的经营构思与用笔用墨却无不浮动着江南水乡的情调。赵孟頫在设色上水墨间用青绿着色,追求简率雅逸和清幽;风格上“一冼工气”,“风尚古俊,脱去凡近”,是画家本人提出的“古意说”之下的一种尝试性表现。

  ▲丹霞玉树图

  历史上每遇沧桑变易之际,文化颇易失范,人们总是以史为鉴,从古代的启示中去寻找医时救弊的良方,如孔子的“克己复礼”、魏晋“竹林七贤”的返朴归真、唐宋的“古文运动”等,重视传统成为中国文化的特色之一。

  赵孟頫提倡“古意”的出发点也不例外,他引晋唐为法鉴,批评南宋险怪霸悍和琐细浓艳之风。

  ▲秀石疏林图

  在山水画中,赵孟頫倾心于宋以前的山水画家,唐代的王维以及五代的董源等人学习。他的山水画,摆脱了南宋山水画复杂的刻画,而试图回到山水画创始之初那种古朴、天真的创作心态中,这种对造型的简化实质上是为笔墨的挥洒、情绪的表达留出了更多的空间。

  赵孟頫认为在绘画中情感的抒发并不是毫无凭借的,画家要大力提高自己书法和文学上的修养,以书法用笔入画,并在作品中尽力地营造高雅、古朴的意境,这些见解成为后代文人画家们恪守的座右铭。

  ▲小楷黄庭经卷

  作为一位士大夫画家,赵孟頫一反北宋以来文人画的墨戏态度,既维护了文人画的人格趣味又摒弃了文人画的游戏态度,既创建文人特有的表现形式,又使之无愧于正规画的功力格法,并在绘画的各种画科中进行全面实践,从而确立了文人画在画坛上成为正规画的地位。

  应该说,赵孟頫使职业正规画与业余文人画这两种原本对立或并行的绘画传统得以交流融汇,从此,一个以文人画家为主角、以建构文人画图式为主题的绘画新时代拉开了序幕。

-END-

  
赵孟頫传世名画灵感何来?“思乡之画”鹊华秋色图的秘密!-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